首页 陵园概况 陵园揽胜 陵园动态 红色经典 教育活动 网上祭扫 网上留言 服务指南
南通地区革命先驱者——吴亚鲁
    吴亚鲁(公元1898-1939年),名肃,如皋潮桥镇(今属如皋县)人。    吴亚鲁(公元1898-1939年),名肃,如皋潮桥镇(今属如皋县)人。    在震惊全国的“平江惨案”中罹难的
南通解放(1949.2.2)
      1948年3月15日,掘港镇获得解放。   1948年3月15日,掘港镇获得解放。 1949年1月20日,驻海安镇的国民党军队弃城逃走,海安镇回到了人民的手中。 1月27日凌晨,驻如城的
  更多…
徐芳德
发布时间:2019-7-28 阅读人次:257人
      徐芳德,又名徐芳,字泽生。1901年生于如皋江安六甲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;兄弟6人,他排行第五。少年时期,在如皋第一高等小学求学,两年后,转学到南通江苏省第一代用师范学校(南通师范)附属小学,毕业后升入南通师范读书。1924年,在校参加"晨光社",与进步同学一起,研究马克思主义,探索革命真理。
  1926年夏,在校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同年毕业回到家乡任教员,后任卢港第十九校(孙严墩小学)校长。他以此作掩护,在学校附近村庄开展革命活动。1927年秋,中共如皋县委在如城成立,徐芳德被选为县委委员。此后历任西乡区委书记、南通特委委员、如皋县委书记等职。他在斗争中机智勇敢,得到党组织的称赞和同志们的爱戴。
  1927年,国民党政府以禁烟为名,官卖鸦片,提出"推销官土"、"杜绝私收私卖",在各地普设禁烟分局。搬经镇上的禁烟分局,是由当地的劣绅陈明斋经办的。陈明斋常以搜查鸦片为名,用带赃搜赃的卑鄙手段,对老百姓敲诈勒索。徐芳德洞悉其奸,布置村农协会会员缪明鹤,密切注意陈明斋的动向。10月17日清早,缪探知陈明斋带领警察到马家空田搜查鸦片,随即报告徐芳德。徐芳德叫缪带领几名农协会员,尾随陈明斋相机行事。当陈明斋走进猪商马士贵家时,缪明鹤等跟了进去,对陈明斋说,我们是农协会派来协助搜查鸦片的。陈明斋不好拒绝。缪明鹤又对陈明斋提出,对搜查鸦片的人,应首先在身上互查一次,免得人家说查鸦片的人带赃搜赃。陈明斋心中有鬼,连忙摇手说:"不必,不必。"缪明鹤不容分说,和农协会员一齐动手,当场从陈明斋的棉衣袋内,抄出6包鸦片烟土。事发后,徐芳德立即动员各村农协会员集中开大会,痛斥国民党所谓"官卖鸦片"的祸国殃民行径,斗争了陈明斋。接着,带领群众砸烂了禁烟分局的牌子,轰走了局长。
  1928年春,中共江苏省委决定在如皋、泰兴两县联合举行农民暴动 ,徐芳德是组织领导之一。5月1日清晨,徐芳德在孙严墩得知泰兴农民已提前暴动,便赶忙到芹湖南庙召开农协会员大会,准备组织策应。这时,泰兴县委书记沈毅也派人送信来,要如皋立即行动。打进国民党县公安队的朱恒敬又报告说,驻文武殿的公安队大部分开往黄桥,队部只留下少数人和枪。徐芳德当机立断:"立即攻打文武殿,策应泰兴起义。"
  当徐芳德带领身着警察服的朱恒敬等大摇大摆地走到文武殿大门时,站岗的敌人起初未介意,徐芳德一走近岗哨就问道:"队长可在家,我们是来借枪的。"站岗的一见势头不对,拼命向里逃,大声喊叫:"共产党来了,共产党来了。"被跟着赶上的农协会员一铡刀砍死。徐芳德从怀里拔出手枪,高举着喊道:"冲呀!"他奋勇当先,冲进大门。突然,迎面敌人的刺刀,刺伤他的头部,顿时血流满面,但他全然不顾,继续指挥战斗。殿里的敌人依托窗户向外射击,徐芳德敏捷地从敌人手中夺取了一支长枪对射起来。这次战斗前后不到1小时,就捣毁了敌驻文武殿的巢穴。
  当晚,如皋农民暴动总指挥部在朝西庄召开誓师大会,徐芳德代表总指挥部登上了司令台庄严地宣布:"共产党领导的如皋县农民暴动开始了!"会后,徐芳德带领一支队伍攻打江安区最大的地主庄园周庄头。周庄头的地主周伦如吓得一面带着家眷向西逃走,一面令团丁守在高处朝外打枪。徐芳德决定智取,命令一部分人唱着《国际歌》向北佯退,自己带了一部分人埋伏在周家东南麦田里,团丁以为暴动队伍退走了,开门出来向北追击。此时,徐芳德带着大家一跃而起,齐声呐喊,冲向周家大门,向北佯退的队伍,回头夹击,团丁两面受敌,惊惶失措地向西逃窜。徐芳德带领暴动队伍冲进周家,将粮食、衣服全部分给农民,带着缴获的土枪、土炮凯旋。
  如皋"五一"农民暴动,震撼了大江南北,使国民党反动派惊恐万状。敌人从扬州、泰州、南通、靖江等地调集了大批军队,开到如皋联合"进剿",暴动领导成员大多被迫撤到上海、南通,徐芳德留在暴动区坚持斗争。他从如皋西乡转移到南乡镇涛地区继续战斗。当年7月,中共江苏省委派吴亚苏任如皋县委书记,回县重建县委,徐芳德被选为县委常委兼组织委员。此后,他与当地的党员马剑华一起,在镇涛发展了一批党员。组建了镇涛区委,同时把开展游击战争作为工作重点。9月17日夜,四周漆黑,徐芳德带领30多名游击队员,一律身着短衣,直向九华山地藏庙进发,攻打国民党九华山公安分局。地藏庙前后三进四关厢,周围小河环绕,大门朝南,5间门堂被派出所占着。在行动前,徐芳德已派人跟庙里和尚联系好,当夜后门不上门闩。当游击队到达九华山后,随即涉水过河从庙的后门进去。徐芳德在天井里侧耳一听,派出所的巡警鼾声如雷,随即命令大家动手。队员胡老虎冲进门堂打了几枪,派出所的巡警方从梦中惊醒。徐芳德拿枪喝道:"不准动,谁动打死谁!"队员们齐声大喊:"缴枪不杀!"这些家伙抱着头只是连喊"饶命!"徐芳德叫队员们把挂在墙上的4支长枪拿下来。派出所的巡长钱稳正闯出卧室企图逃跑,被当场击毙。
  游击队攻打九华山公安分局后,敌人进行报复,国民党下驾原公安分局还拘捕了几个参与行动的村民。徐芳德和县委宣传委员郭锡康分析情况,决定攻打下驾原公安分局,营救被捕群众。9月22日晚,徐芳德、郭锡康带领游击队去下驾原公安分局救人。他们先去抓姓陈的顽乡长,陈不在家,从他的小儿子口中,得知陈已到分局帮助审案去了。徐芳德就带着这个小孩到分局去喊门,说是"找父亲陈乡长的",里面的人便把门打开了。门一开,大家直向里冲去,有几个警察顽抗,当场就被击毙。被关押的群众看见徐芳德亲自营救人们,激动得热泪盈眶。这次行动,不仅营救了群众,还缴获到6支枪。
  镇涛区有个刘仰琨,是国民党如皋县参议会参议员,又是沙田局局长,自己围了几百亩沙田,家里还开着京广杂货店,他仗势欺压老百姓,是镇涛区一霸。他见到镇涛区连续发生革命斗争,准备逃到南通城里去躲避。10月11日,徐芳德得悉刘仰琨行前请客辞行。第二天清晨便带领几名游击队员向刘家走去,他让队员在附近埋伏,自己以买烟为名,到刘家杂货店侦察情况。到快10点钟的时候,从刘家出来三部独轮车,咯吱咯吱地向平潮方向推去。徐芳德判断第三部车子上坐的是刘仰琨,当车子拉开距离后,徐芳德飞步向前,右手握着手枪,左手在刘肩上用力一拍,说:"你就是刘仰琨吗?"刘仰琨掉头正准备发作,徐芳德手起枪响,结果了这个恶霸的性命。
  镇涛西边小圩桥,是个交通要道,敌人从镇涛调来10多名巡警,由巡长祝培初坐镇。10月26日早晨,徐芳德在县委委员赵仁甫家吃过早饭向太平圩走去,肩上背着一个大包袱,里面包的是刚从上海买回来的8支新盒枪。到了小圩桥,刚走上渡船,被祝培初盯上了,嘻皮笑脸地向徐芳德要十块大洋。徐芳德断然拒绝,祝顿时变了脸色说:"包袱里是什么?打开看看!"徐芳德把包袱往船板上一放,冷冷地说:"要查就查!"当祝培初弯腰伸手解包袱时,徐芳德猛然拔出手枪,对准祝的脑袋,"砰"的一声枪响,祝培初人船上滚下河去。
  1928年11月,徐芳德出席了南通特委在海门县茅镇召开的六县县委联席会议,并当选为特委委员,分工主持特委经济保管委员会工作。不久,徐芳德接任如皋县委书记,他根据党的"六大"会议精神和如皋"五一"农民暴动后的形势,继续整顿和健全党组织,改建县委,加强石庄、镇涛、双甸、东陈、马塘、掘港等区委的工作,恢复卢港、江安、搬经等区委和部分党支部。他把从特委带回来的12支短枪,充实了游击队的装备,组织群众抗租抗息,经常在江安、卢港、镇涛等地巡视工作。
  1929年1月10日,徐芳德带着警卫员杨春轩、李二回六甲老家,准备把如皋西乡和南乡的游击队集中编队,不幸被驻在贲家巷的国民党县警察中队头目吴公超发觉,立即派警察队包围了六甲。徐芳德和警卫员向外突围,在村北与敌人发生激烈战斗,由于敌众我寡,警卫员当场牺牲,徐芳德腿部中弹受重伤,不幸落入敌手。
  吴公超抓到徐芳德后,特地到亚霸地主周松平家去请功。周松平凶残地用石块砸断徐芳德的右臂。县委为了营救徐芳德,由县委执委汤士伦发动群众,到县警察队驻地示威。敌人唯恐徐芳德被群众劫走,连夜把徐芳德秘密解送如皋城。
  徐芳德被解到县城后,敌人用酷刑逼迫他招供,他坚贞不屈,当庭痛斥敌人:"我徐芳德为革命不惜一死,但共产党是不死的,蒋介石注定要失败,革命必然要胜利!"敌人又叫叛徒徐名友出面劝降,徐芳德一见,怒不可遏,把叛徒骂得无地自容。1929年1月27日清晨,徐芳德被敌人杀害于如城北门内眼光庙巷北口,时年仅28岁。